歡迎來到浙江王建軍律師事務所……
CASE
我們的案例
我們的案例
當前位置:首頁 > 我們的案例

cf手游m4a1电音觉醒:【沈麗萍律師】一起成功的妨害公務無罪案件

更新時間:2016-11-01 11:22:31點擊次數:1842次
【辯護要旨】
一、存疑不起訴-首當其沖:
    (一)主觀方面:擬通過以下三方面說理得出其不存在兩次撞擊的結論,說明楊某并不明知后方有執法車輛而蓄意撞擊;
     (1)“全面盤點、對癥下藥“:根據車輛痕跡鑒定意見與被告人供述、證人證言的分析比對,并根據上述證據模擬現場,發現定案依據車輛痕跡鑒定意見與在案證據間的矛盾之處,同時申請重新鑒定。
     (2)“排查短板、清除要害”:申請啟動非法證據排除程序,排除犯罪嫌疑人唯一一次有罪供述;
     (3)“追根究底、據理力爭”:要求調取行政執法局車載監控還原案件真相,加強說理真實性和合理性;
    (二)客觀方面:以主觀方面說理為基礎,由主觀意志影響行為性質,說明行為人的行為系單純擺脫而非暴力抗法。
二、 相對不起訴-有備無患:
      直面錯誤,坦率承認,但言曲意明,指出對方過錯,側重犯罪嫌疑人在另案中的受害人地位,強調公訴方決定應從維護社會和諧穩定的角度出發。

【案情簡介】
      偵查機關經偵查認為,犯罪嫌疑人楊某在2014年4月8日晚駕駛浙AA號牌車輛至某地傾倒渣土,在傾倒過程中,被某區行政執法局發現,后行政政法局隊員駕駛三輛執法車輛將自卸貨車前后包圍準備對其查處。楊某為逃離現場首先加速超越左前方執法車輛,造成兩車同向第一次刮碰,后又突然強行倒車,并在倒車過程中造成兩車第二次撞擊,車損約3萬元。
【爭議焦點】
    行為人的主觀故意:
1、本案是否存在兩次撞擊的行為;
2、楊某是否明知后方有執法車輛阻攔仍然故意倒車撞擊執法車輛。

【律師意見】
存疑不起訴
一、目前在案證據不足以證明楊某構成妨害公務罪。
    (一)從主觀內容上來講,目前偵查機關所提交的主要證據尚存疑點,不足以認定楊某系故意撞擊執法車輛。
辯護人認為,認定犯罪嫌疑人構成犯罪的關鍵點在于楊某是否故意倒車撞擊執法車輛,該“故意”可能使楊某的脫逃行為轉換為暴力抗拒。從附案材料來看,偵查機關是意圖通過“兩次撞擊”來證明楊某主觀上的“明知”,即在通過第一次撞擊后推斷其應當知道后方有執法車輛之后仍然倒車撞擊。但對于事實上是否有兩次撞擊,辯護人是持懷疑態度的,以下主要是從證據層面的分析:
1、鑒定意見與客觀實際情況不相符合。
     鑒定意見通過對自卸貨車的檢驗,發現車頭保險杠外罩上距左端向內38cm處有一被鈍性物體碰撞形成的凹陷彎折痕跡,保險杠外罩上,車頭左棱邊有機玻璃大燈罩固定端遭碰撞后破碎,車頭左側車門距地高66cm處,有一由前向后長30cm的擦劃痕跡。鑒定意見并據此認為自卸貨車的上述擦劃和撞擊痕跡與行政執法車右側部分擦劃和撞擊痕跡方向、角度、距地高度和互留微量痕跡物證的顏色、材質一致,在現場限定條件下,符合自卸貨車車頭保險杠外罩左前部、左前大燈、左前門和自動傾倒貨箱左后延邊楞與行政執法車車身右側面由后向前移動接觸,自卸貨車在加速超越左前方的行政執法車時,造成兩車同向第一次刮碰。
     通過辯護人向犯罪嫌疑人了解,鑒定意見中據以認定第一次擦碰的擦劃和撞擊痕跡系該車輛之前在行駛過程中所造成的,并非因本次事故所造成。從鑒定意見附圖1-2及圖5-1可見其車頭左側有較大面積油漆填補的痕跡,可見該車輛在事故發生前在該部位就有過撞擊。辯護人認為,鑒定機構在鑒定時可能僅作了痕跡之間的聯系性分析,但未就痕跡形成的時間做具體鑒定。該處痕跡是否產生于本次事故尚有待核實。
      2、從鑒定意見與在案其他證據如犯罪嫌疑人供述及證人證言的比較分析來看,也存在明顯的矛盾,互相無法形成印證,真實情況有待貴院查實。
辯護人將各證人證言、犯罪嫌疑人供述及鑒定意見中的關鍵內容通過模擬的方式列舉如下(模擬圖附于律師意見書最后):
    (1)張某證言(行政執法車被撞車輛駕駛員):
     第一詢問筆錄P36:看見蔣隊長他們的執法車攔在正在傾倒的貨車前面,這輛渣土車想倒車逃離,我就把車停在他旁邊,結果這輛車就倒車撞過來,先撞在我副駕駛前門位置,然后他又往前開上去一點,再次倒車,撞在我車副駕駛后門。
     第二次詢問筆錄P41:看到副中隊長的執法車擋在一輛藍色的自卸車車頭前方……我就想把這輛自卸貨車的南側同向車道上,我的車和這輛貨車之間還隔著一個車道,我剛開到這輛車的左后側方……這輛貨車的翻斗車廂左側尾部就撞在副駕駛車門上……緊接著我看到這輛自卸車的前輪開上了車頭前方的渣土堆,調整的車尾的方向后倒過來,一下子就撞到了我開的這輛執法車的駕駛室后排和后車廂的連接處。
     第一次撞擊的情況:當時我把車開到自卸貨車的左后側方,這輛自卸車從車頭前方的渣土堆左側繞過,然后向后倒車,自卸貨車的車尾左后側撞到我駕駛的這輛執法車的副駕駛門。
分析1:模擬圖如圖1所示,張某作為被撞執法車輛的駕駛人,應當是對現場撞擊最直觀的人,但張某三次筆錄均證明第一次撞擊系自卸車輛直接倒車左側尾部撞擊到車輛右側副駕駛門。而鑒定意見則認為第一次撞擊是兩車同向超車側面接觸,有明顯的矛盾。
    (2)金某證言:
      4月8日筆錄P29:于是我們蔣隊長就開到這輛渣土車的前面,堵住他前進的路,我們另外兩部車緊跟著上去想堵他后路,這時,這輛渣土車突然倒車想逃離現場,就直接撞在了我們跟在后面的一輛車上。
     4月16日筆錄P33:我們到的時候,這輛車正在倒車想逃離,我們就把執法車開到這輛自卸貨車的左側后方防止他逃跑,執法車還沒有停穩,這輛自卸貨車的翻斗左側尾部就撞到了我們這輛執法車的副駕駛門上了,撞到之后,這輛貨車又調整方向,把車頭開上渣土堆,繼續往后倒車結果這一次又撞到了我們這輛執法車的駕駛室后排。
      分析2:金某在4月8日事發當晚的筆錄中,證明自卸貨車系直接撞擊在車輛上,為一次撞擊。而在4月16日筆錄中,其改口稱第一次撞擊系自卸貨車翻斗左側尾部撞到車輛的副駕駛門上,之后又變動方向倒車后撞擊到車輛后排,該證言不排除受到其余證言影響的可能。但不管是一次撞擊還是兩次撞擊,該證言還是能夠證明自卸貨車左側尾部與執法車輛的撞擊才是第一次撞擊點,與鑒定意見不符。
    (3)蔣某證言:(第一輛車,執法中隊隊長)
     詢問筆錄P24:于是我們就駕車開到這輛渣土車的左前側,告訴他不要再傾倒渣土,司機不聽我們的勸阻,并想駕車向前行駛逃跑,但是被一堆沙土給擋住了,于是他便朝后倒車但又被自己的沙土給擋住了,于是他加大油門向后倒車,碰巧我們一輛執法車輛開了上來,他就往我們這輛執法車上撞,這一撞顯示擦到了我們執法車輛的右后門,但是司機并沒有停車,而是往前面開了一下,又加大油門往后倒,重重地撞在了執法車的右側后門和車廂交界處,造成我們車輛多處受損。
      分析3:與圖1同理,均為向后倒車時撞到執法車輛右后門,第一次撞擊點不可能在車頭,雖然認為有兩次撞擊,但仍然與鑒定意見中一次同向超車碰撞和一次倒車碰撞的結論不相符。
     (4)楊某本人供述:
第一次筆錄P1:突然,發現有一輛城管執法的皮卡車攔在我汽車面前,我就馬上倒車,想駕車逃跑,倒了一米左右,就聽到碰的一聲。
第二次筆錄P6:當時我正在卸渣土,看見城管車來了,就想趕緊逃走,但是城管車攔在我前面,我走不了,就往后面倒車,倒車時撞到了后面的一輛車。
第五次筆錄P19:其中一輛車停在我前面把我擋住了,我想駕車逃離現場,但是前面已經被堵住了,我沒法開出去,就想往后倒車,從后面逃跑??墑嗆竺嬉餐W乓渙境槍艿鬧捶ǔ?,我沒有看到就撞上去了。
分析4:如圖2所示,楊某本人始終堅持一次撞擊,在前方有車輛和渣土擋住的情況下,其不可能大幅度調整方向,并且其也不認同鑒定意見。

    (5)鑒定意見:
     符合自卸貨車車頭保險杠外罩左前部、左前大燈、左前門和自動傾倒貨箱左后延邊楞與行政執法車車身右側面由后向前移動,自卸貨車在加速超越左前方的行政執法車時,造成兩車同向第一次刮碰。
分析5:如圖3-1、3-2所示,首先附圖3-1即為鑒定意見中圖8-3模擬圖片,反映現場為自卸車在加速超越左前方執法車輛,看似符合自卸車左前方與執法車輛副駕駛門撞擊所造成的擦痕,但實際上該模擬忽略了蔣某車輛緊靠著自卸車停在自卸車左前方的情況,與事實是不相符的。
     附圖3-2即為鑒定意見中第二次撞擊,但如果要按照鑒定意見的思維完成該兩次撞擊,自卸車在第一次撞擊后必須90向右急轉,隨后倒車才有可能完成第二次撞擊,但當時自卸車前方有渣土,自卸車是不可能完成如此大幅度的轉彎的。
綜合上述犯罪嫌疑人供述、證人證言及鑒定意見,辯護人發現,首先證人證言之間互相矛盾,張某作為執法車輛駕駛人員證明第一次撞擊為車尾撞到執法車輛副駕駛位置,金某證言先是證明系車尾直接撞擊,第二次又認為第一次撞擊為倒車后撞到執法車輛副駕駛位置。蔣某證言證明第一次撞擊為自卸車尾撞到執法車輛后門位置。證人證言在是否有兩次撞擊以及兩次撞擊的位置均有不同的說法。
      其次,證人證言與犯罪嫌疑人供述不相符,犯罪嫌疑人供述始終堅持一次撞擊(4月17日供述具體將在第二個觀點中闡述),證人證言絕大多數則說明了兩次撞擊,該矛盾是比較明顯的,此處不再贅述。
      最后,證人證言、犯罪嫌疑人與鑒定意見均不相符,因為鑒定意見中做出第一次撞擊的依據為自卸車左前方與執法車輛右側擦劃和撞擊痕跡一致,做出結論為自卸貨車同向超越左前方執法車輛造成刮碰,證人證言及犯罪嫌疑人供述中雖然在是否有兩次撞擊上有明顯矛盾,但均是認為是自卸車尾撞擊執法車輛右側,在案無一人提到鑒定意見中的運動軌跡,不可能產生車頭的擦痕。因此,這反而說明楊某的供述辯解更具有合理性,車頭刮擦及碰撞痕跡系事故發生前就存在的。
     綜上,辯護人認為,鑒定意見作為關鍵的定案證據,與證人證言、犯罪嫌疑人供述存在明顯的矛盾,缺乏刑事證據所要求的客觀性,不應以此作為起訴楊某的依據??儀牘笤憾愿眉ㄒ餳髦厴蟛?,并在必要時進行重新鑒定。
      3、4月17日所作出的有罪供述涉及到非法取證,辯護人認為應該排除該份證據。
通觀楊某自4月8日至8月21日以來,一共做出5份筆錄,該五份筆錄中僅有4月17日一次供述承認兩次撞擊,其余四次均堅稱只有一次撞擊,包括其在之后8月21日所作出的第五次筆錄,這就使得4月17日的供述十分可疑。據辯護人會見了解到,楊某因病情嚴重被X區看守所拒收后,派出所無奈采取取保候審。但派出所以取保候審為條件,要求其作出兩次撞擊的供述,并且要求其下次供述必須與本次供述相一致,否則沒收保證金。楊某在疼痛難忍的情況下,在4月17日筆錄上簽字,之后于4月17日凌晨被取保候審。(取保候審決定書雖為4月16日作出,但簽收日期為4月17日。)
      辯護人認為,楊某在4月8日當晚因城管執法人員的不文明執法行為導致肋骨骨折,該情況偵查機關是明知的(卷二第67-69頁4月8日的診斷報告及病歷顯示楊某左側第五肋骨骨折)。在這種情況下,偵查機關仍執意將其送至拘留所拘留至4月16日。4月16日偵查機關還意圖對其采取刑事拘留的強制措施,但被看守所告知楊某血壓達180/120mmHg并且隨時有生命危險。楊某本人在訊問過程中也多次向偵查機關反映了胸部疼痛難忍、頭暈頭痛、手腳麻木等情況,但偵查機關均未予理睬。辯護人認為,偵查機關明知楊某當時的身體狀況急需醫療救助,非但不提供必要的醫療措施,反而還拖延犯罪嫌疑人自行治療,并且在楊某生命危急的情況下還以取保候審為條件,迫使楊某做出了“二次撞擊”的供述。其雖然沒有直接對犯罪嫌疑人實施有形暴力,但仍然迫使犯罪嫌疑人陷入失去生命與有罪供述的兩難,這樣的強迫程度對于犯罪嫌疑人來說與直接實施刑訊逼供相當,均是違背其意愿做出的供述。根據《刑事訴訟法》第五十四條及《浙江省檢察機關非法證據排除工作規則(試行)》的相關規定,上述情形屬于與刑訊逼供程度相當的“其他非法方法”,如果楊某所述非法取證情形屬實,辯護人認為應依法排除該份供述。
      4、雖然被撞車輛監控錄像壞損,但現場還有兩輛執法車也有監控錄像,偵查機關未提取該兩輛車輛中的監控錄像,這不利于“排除合理懷疑”,也不利于犯罪嫌疑人權利的?;?。
      目前X區城市綜合管理執法大隊應當在每輛車都有配有車載視頻設備,各證人證言中也證實執法車輛內均有監控。根據杭州市X區《城管執法智能管控規范》的規定,其中6.3.2.3:對于在巡查過程中發現的嚴重違法行為,應當全程記錄違法問題及處理過程直至結束。7.3.2.2:在車載移動視頻設備使用后,應拷貝錄像影像統一存檔。因此,雖然被撞執法車輛因被撞擊損壞嚴重而無法調取車內監控錄像,但在現場另兩輛執法車輛應該全程記錄了當時的情況,不僅包括楊某違法傾倒渣土的行為、還包括楊某倒車撞擊的行為以及執法人員對其做出處理的全過程。但目前在案證據并不包括其余兩輛車輛的監控錄像全過程。
      按照《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三條規定,公安機關對已經立案的刑事案件,應當進行偵查、收集,調取犯罪嫌疑人有罪或者無罪、罪輕或者罪重的證據材料。也就是說,偵查機關也有義務提交犯罪嫌疑人罪輕的證據。然而在本案中,不僅沒有另兩輛的車的監控錄像,甚至包括附卷的錄像也是截取部分視頻,這違背了偵查機關的客觀義務。辯護人認為,目前本案中的所有構罪的關鍵證據,如證人證言、犯罪嫌疑人、鑒定意見三者之間存在本質上的分歧,互相不能印證,尚不能得出犯罪嫌疑人系故意撞擊執法車輛的唯一結論,證據尚未達到“確實、充分,排除合理懷疑”的證明標準。收集另兩輛執法車輛的監控錄像有助于查明當天的真實情況,排除多項疑點,包括是否有兩次撞擊,執法人員是否有不文明執法行為等。為查清本案的基本事實,維護法律尊嚴,保障楊某自身的合法權益,辯護人現根據《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向貴院提出調取事發當晚另兩輛執法車輛監控錄像的申請(具體申請書附后)。
     (二)從客觀行為上來說,本案中楊某實施的是單純的擺脫行為,并非暴力妨礙執法,辯護人認為針對楊某的行為不宜認定為妨害公務。
      妨害公務的客觀形式一般是指,行為人對正在依法執行職務或者履行職責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等以暴力、威脅等手段有意進行阻礙,使之不能或不敢正常執行職務或履行職責。就暴力行為的類型而言,可以進一步區分為“進攻型暴力”與“防守型暴力”,一般認為,犯罪嫌疑人實施的單純擺脫、掙脫等“防守型暴力”,不屬于妨害公務罪的暴力。而在本案中,犯罪嫌疑人即是在逃脫、擺脫過程中發生了失誤,繼而倒車撞上執法車輛。
      如前面第一個辯護觀點所述,在案證據尚不足以證實楊某是故意撞擊執法車輛。其是由于自卸貨車車廂升起,視野范圍受限,慌亂中未看到后方車輛,而過失導致了本次交通事故。從其本人供述中可見,首先其一直供述的是一次撞擊,在其第2、6、11、19頁供述中均供述主觀動機為意圖駕車逃跑,也就是說其并沒有意圖靠沖撞車輛來阻礙執法,只是害怕受到處罰而單純想逃跑來逃避執法。該點也由各證人證言可證實,包括蔣某第24頁證言、金某第28頁證言、張某第37頁、李某第46頁證言,上述證言均證實楊某當時是試圖逃跑的。事實上,如果其明知有三輛執法車輛圍堵,其也應當知道雙方的實力懸殊,不可能通過故意沖撞的方式來逃避處罰。
      綜合以上兩個辯護觀點,辯護人認為本案的關鍵還是在于認定犯罪嫌疑人的主觀故意,主觀故意將直接導致客觀行為的性質變化。但目前在案證據尚不足以認定犯罪嫌疑人的主觀故意,部分證據如另兩輛執法車輛的視頻尚待補充,有關非法取證的情況有待貴院核實,鑒定意見中的不合理之處也有待做出解釋。否則,全案證據尚不足以說明楊某系明知后方有執法車輛仍然故意撞擊,不符合妨害公務罪的主、客觀方面的要求,不構成妨害公務罪。
酌定不起訴(簡要版)
      即使公訴機關仍然認為犯罪嫌疑人構成犯罪,懇請公訴機關根據本案的特殊情況對楊某做出不起訴決定。
    (一)楊某因不文明執法行為也遭受了傷害,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故意傷害行為的受害人,懇請貴院在作出決定時考慮到該情況。
      盡管X區城管執法大隊工作人員對毆打楊某一事予以否認,但從傷害后果發生的時間以及事件發展的連續性,我們基本還是能夠推斷出楊某的傷害結果是來自于城管執法人員的暴力行為。傾倒渣土影響了城市環境,我們認可執法人員法律范圍內的執法行為,更何況事故確實導致了執法車輛的破損,包括執法人員也受到了精神上的驚嚇,執法人員情緒上的憤慨辯護人也能理解。但楊某在人身已被執法人員控制的情況下,就已經不再具有危險性了,應當是通過法律程序使其接受相應的處罰,城管執法人員不應通過拳腳相加的方式來宣泄憤怒的情緒,辯護人認為楊某即使有過錯也不應當作為暴力執法的理由。并且,楊某4月17日的病情檢查顯示,其左側第3、4、5、6肋骨骨折。之后,又因偵查機關所作出的行政處罰耽誤了治療的最佳時機,導致肺部感染,傷情相當嚴重,由此可見楊某也在一定程度上成為了故意傷害行為的受害人。其因本案不僅遭受了身體上的損傷,也失去了人身上的自由,已經得到了足夠慘痛的教訓。因此,懇請貴院在作出決定時充分考慮該情況。
      綜合上述情況,懇請公訴機關在綜合考量全案的基礎上,根據刑法第173條第2款的規定,對其作出不起訴決定。
楊某妨害公務案 模擬圖

cf手游下载苹果版 www.zrlox.icu



【處理結果】
      公訴機關經審查后認為偵查機關認定的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本案現有證據僅能證實楊某為躲避執法而欲駕車逃離現場,但尚不能證實其在主觀上明知后方有行政執法車阻攔情況下仍蓄意撞擊造成該執法車輛較大車損的事實。故現有證據不足以認定其行為構成妨害公務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一款的規定,決定對楊某不起訴。
【心得體會】
       1.當事人是與案件有最直接聯系的人,當事人會比辯護律師更清楚案情,對于案件存在錯誤之處,當事人往往能夠及時發現,以群眾的思維提供獨特的視角,最平白的語言中或許就蘊含著最樸實無華的真理。比如在本案中,當事人就向辯護人陳述了面前有障礙物無法逾越這一點,既然前有障礙物又何來超越前車形成第一次碰撞一說呢?然而為何辯護人在案中未發現,因為案卷材料避開了這一點,在當事人為辯護人還原了現場后,辯護人對本案有了更深刻、更具象的理解,也就更容易發現案件的矛盾所在。
      2.面對看似一致的證人證言如何突破?一個謊言往往需要一千個謊言去圓,而在圓謊的過程中必有細節可以看出端倪,在本案的證人證言中,多數為同一單位的執法人員,為維護本單位形象,懲罰本案嫌疑人,不可避免的將出現一致對外的情況。但即使證言經過相互影響,也只能是在大體上、總方向上,不可能細致到角度、細節上。因此,通過對證人證言的詳細比對,可以發現看似合理實則漏洞百出。
      3.辯護人通過此案深感模擬動圖的重要性,因提交律師意見書時無法提交動圖,唯有通過流程圖方式對案發過程進行說理,對于持有相同觀點者心領神會,但對于慣于偵查思維的人要扭轉刻板印象,仍然需要擯棄偏見、展開想象才能還原現場,遠不如動圖來得有效、實際,應該說是本次辯護的一大遺憾。
      4.認真負責、有理有據的律師意見總會得到尊重。在本案書面律師意見未提交之前,辯護人與檢察官進行了簡要的口頭溝通,也許是筆者的口頭表達能力不暢,戰戰兢兢的態度給了檢察官菜鳥新手的印象,檢察官在電話中還就辯護人對“相對不起訴”中息事寧人的想法駁斥了一番,表示會就事論事,依法行事。但在收到書面律師意見書后,辯護人再與其溝通時,公訴人的態度有了較大的轉變,并針對律師意見進行了逐點分析,對意見一致之處也坦誠地說出了自己內心的懷疑,對不認同部分也做了有理有據的反饋,由此可見公訴人對律師意見確實也進行了較為深度的研究。辯護人對于公訴人不偏不倚、平和理性的態度感到欣慰,也深切感受到了專業所帶來的尊重。
  
(編輯:沈麗萍律師)

浙江王建軍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聚翔網絡

Copyright cf手游下载苹果版 www.zrlox.icu ? 2012-2015 蕭山區市心北路271號永泰豐廣?。ńㄉ杷穆酚朧行謀甭方換憒δ?00米) 浙ICP備13030320號-1

浙公網安備 33010902001219號